送行者海報(內容包含劇情 請謹慎閱讀,建議觀影前勿讀)

提到死亡,你有什麼感覺?

死亡,普世多存有禁忌、不潔的隱晦意象,在東方世界更是如此。記憶中,死者即便面容安詳卻仍有死亡的氣味和僵硬的臉孔,於是人們害怕也恐懼死亡,但伴隨電影裡一幕幕納棺師為亡者淨身、著衣的入棺儀式,充滿莊嚴尊敬的溫柔態度,你看見一種準確、冷靜、至高無上的愛,也發現死亡不再如此可怕,甚至可以被轉換成記憶中永恆的美麗。

愛的告別‧回到原點

電影中,最讓你印象深刻的是藉由告別的儀式,看到了許多不同關係的愛,有夫妻之愛、父母對子女之愛、子女對父母之愛,也看到不同情緒的告別方式,一位父親看著自殺兒子的姣好面容,哭著說出"即使她穿上女人的衣服,他還是我的孩子";有母親無法接受心目中乖巧清秀的女兒,離世時不良少女般的打扮而起了口角紛爭;有板著臉孔的丈夫,看到妻子槁木死灰的面容恢復昔日美麗而扶棺哭泣;有孫女幫過世的奶奶穿上生前嚮往的時髦長筒襪後說Byebye;有全家老小在一家之主的老爸臉上印上口紅印,邊哭邊笑的說您辛苦了,有兒子在老母親火化的爐子前痛哭的重複說著對不起,還有好多好多....,你眼眶濕潤似乎能明白那告別時的難捨。

人與人之間無論生前有怎樣的爭執、愛戀或牽掛,最終還是得放手道別,生命的旅程就像是季節的交替、候鳥的來去,像鮭魚逆流回到出生的故鄉然後死去,人們在世間掙扎生存,辛苦一輩子到頭來也是回到初時來的地方。對於生死,萬物皆然,或許隨著年齡的增長,心境的轉換,還有未來會面臨更多人的來去,終有一天我們可以學著處之淡然。

有些愛‧難說出口

上村小姐年輕時為了追求愛而拋棄兒子遠走他鄉,男主角的父親也因外遇而拋家棄子,對被留下來的人來說,痛苦在於被拋棄的陰影,悲傷在於對方是否思念的疑惑,但因為難以彌補的錯,你看到有些愛只能藏在心中,上村小姐要男主角務必去見父親最後一面的堅持、男主角父親死時仍緊握在手的文石、男主角母親多年來細心保留丈夫鍾愛的音樂,這些沒說出口的愛,讓你明白它們並非不存在,只是很難說出來。在寒冷的聖誕夜,大提琴低迴著"為此神聖的夜",在哀傷的琴音中,三個人從歡笑的氣氛陷入沉默,也陷入各自的回憶裡,社長或許思念著亡妻,上村小姐或許思念著小兒,男主角或許思念著妻子與父親,人們無不為下一口飯在打拼生活,即便人前把酒言歡,但心中某個角落在某些時刻總有些失落...。


夢想的重量‧人性的偏見

男主角因工作的樂團解散而失業,為了支應生活的開銷並還清負債,他選擇賣掉鍾愛的大提琴,"我以為即將踏上人生最大的十字路口,賣掉大提琴的時候,心情卻輕鬆許多",當夢想的重量壓的日子難以喘息,你會以什麼樣的方式面對呢?有時候你以為艱難的那個關卡,真正放下時才發現海闊天空。男主角自認沒有琴藝的天賦,做為一個提琴手的夢想或許是因優越感使然,因世俗眼光會認為在東京樂團擔任演奏家優於在鄉下小城做著和死人打交道的工作。你看到除了男主角初時的排拒外,妻子的嫌惡與不諒解、童年友人的鄙視、一般人的道德眼光,在在都暴露了人對職業的偏見,而當死亡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時,那與死亡相關的工作又何罪之有?隨著男主角親身接觸心境上有了轉折,周遭親友也終於逐漸了解接受,一直到戲末,妻子對旁人說出"我丈夫是納棺師"時,這一句認同是歷經了多少波折和衝突才能獲得。

簡單‧小幸福

劇中還有幾幕讓你動容的小片段,輕扣你刻意塵封的記憶盒子,你最喜歡男主角與妻子在傍晚或深夜的時刻,坐在餐桌前用餐小酌聊天,或坐在窗戶邊,讓陽光與音樂陪伴寧靜的下午,或在泡湯後,挨著身在飄雪的夜牽手回家,閉上眼你想起與他的一些事,眼光微濕,簡單的小幸福原來並不簡單。

在生死的交界處,在on與off的切換中,在告別與啟程的時刻,肉身雖會腐滅但記憶不會消失,就像男主角記憶中早已模糊的父親的臉,最終仍清晰的印在心中,而交付妻子手中的文石也傳遞了牽掛的心意及迎接新生命的喜悅。你勉勵自己,只要有愛,便該記住那曾一起共度的美好時光並勇敢的迎向未來。

關於這部電影

片名│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Departures
導演│瀧田洋二郎
配樂│久石讓
主演│本木雅弘、廣末涼子

*本片榮獲2009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創作者介紹

下午茶單人份

moonm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