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好幾天的煎熬,原想讓情緒就這麼過去,但最後還是決定寫下心情。

你從來不知道身在小島上的我,心情竟會深受在遠方國度的你所影響。

萬里小鎮最後一次連繫是上周四或五的事了吧,直到今天你的失聯已超過一周。
一直以來都是被動的與你保持聯繫,周一主動發了mail、簡訊給你,卻遲遲沒有回應,納悶撥了電話也轉入語音,為你找了一堆理由來解釋,或許你的黑莓機壞了,家裡的網路斷了,或許你生了病,或許你為工作操煩,或許你正為搬家忙碌,或許你出差尚未安頓妥當...,但這些都不能說服你的消失,我猜想你不會對她失聯,相較之下,你對我的失聯變成一種評估或選擇後的結果。而我自己明白我對你失望是自尋煩惱與作繭自縛,因為我該用什麼立場去指責你了呢?沒有立場!於是悲哀感襲來,我連傷心都如此站不住腳,你曾說過你的關心是主動的,不是因為我的要求,那麼這些天來,是不是你不曾想到我可能的難過?

心中千頭萬緒,時時刻刻揮之不去關於"你"的念頭,為了讓自己平靜,我想讓自己麻木,希望麻木可以讓我忘掉你,但我從來不是沒感覺的人,我對任何事物都有感觸,看著澄朗天空的雲朵,風中搖曳閃動的樹葉、黃昏時分漸層的天色、夏夜裡微笑的上弦月,入睡閉眼之前、醒來張眼之後,我看著世界周圍的變化,但最後總是想到你,想著或許你的失聯是刻意?

法鼓山坐在法鼓山觀音大殿的鏡池前,我安靜看著陽光下的淋漓水波,水面下鋪底的透黑卵石褶褶發亮,也望著遠方濃淡深淺的山影,聽著往來三兩信徒的交談聲,後方大殿裡傳來低鳴的梵音,該讓我平靜沉澱的這山中這時空,"關於你"卻揮之不去。

寫著這些心情的同時,你來電了,用我猜想得到的輕鬆語氣開啟對話,兩個一冷一熱的對照,讓一陣悲傷的酸楚湧上喉頭,我無法掩飾我的難過,而對一個傷你至深的人告解心情還渴望從中得到安慰,是我自己的錯吧,都快半年了,我還在學,學習對你處之淡然。

一如往常,最終我們的對話會是正面的,結束時的語氣會是平和的,像是我又從你手中獲得一帖心靈處方,藥效會持續好些天,面對生活再度恢復一點安定與平靜,或許慢慢有一天,又一個事件發生了,我又從中得到一些些了,經歷的越多,瞭解的越多,瞭解的越多,或許我的情緒反應就漸漸的少了。

但其實我連自己都不是很確定,是不是希望有這一天的到來。生命中有個讓你痛苦或讓你快樂的人或事,會不會才讓人感覺真實的存在?

法鼓山鏡池自己知道,一直以來,我總是害怕著什麼,Ky那句「你不會是一個人的」,讓我的眼淚奪出眼眶,那確實是我心裡的恐懼,那是你明知自己孤單卻又必須給自己正面信念以面對未來的無奈,也是一種夾雜著朋友關心的扶持力量,那是一種拉扯,擺盪在絕望與希望之間。

靜下心時我知道自己其實仍擁有小小幸福。A跟B昨天放下難得假期可以獨處的機會,邀我一同上山一起逛賣場,體貼我偶爾的失神和低落,還有F與K常常一句「你又怎麼了?」帶了些無奈不解但我知道是關心的問候,同事S時常的故事分享鼓勵我學習接受認識新的朋友,Mg維持適當距離的貼心,這些朋友用各自的溫暖方式陪我。

「我不是一個人」有這麼一刻我閃過這念頭,對著自己這樣說。而我所執著的那個你早已停在過去,在你說了再見或你心意變動的更早之前,像Tanya所唱「那一瞬間 妳終於發現 那曾深愛過的人 早在告別的那天 已消失在這個世界」。我該明白,現在願意傾聽我,關心我的已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你,我不該有所冀求,因那只是更傷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onmae 的頭像
moonmae

下午茶單人份

moonm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